热之原智能干燥设备: 木材烘干机 木材干燥设备 木材烘干设备 木材平衡养生机设备 水性漆烘干机设备
服务热线 SERVICE PHONE
400-600-3009
新闻动态
NEWS
SERVICE PHONE
400-600-3009

咨询热线

400-600-3009
地址:广州市黄埔区科学城开源大道11号企业加速器C3栋4楼
电话:400-600-3009
Q Q:2372019306
邮箱:cx@nezoy.com

行业动态

当前位置:热之原 > 新闻动态 > 行业动态 >

散煤成雾霾的罪魁祸首 “电代煤”节能减排迫在

发布时间:2016/09/29 点击量:

导读: 随着近年来火电厂排放标准的日益严苛,目前几乎所有的发电机组都安装了环保设施,污染物排放得到了有效控制(偷排的除外),而另外一半的煤炭燃烧却管理松散,国家不仅没有排放标准,甚至哪些部门负责管理还没有搞清楚。
 
供暖季临近,华北地区的雾霾再次造访,九月份的北京已现十面霾伏。根据当前的治理措施,可以预料,今年冬季的空气质量,比去年一定好不了哪里去。
 
一个人穿着毛衣觉得冷,再加一件皮袄,还觉得冷,因为他只为上身加衣服,下身什么都不穿。在寒冷的天气里,一个人如果不穿裤子,上衣穿的再多都不能解决保暖的问题。
 
这是一位能源领域的知名专家打的一个比喻,他认为我国目前治理雾霾,只在发电一端用力,而忽视了其他行业煤炭利用及其排放,尤其是散煤燃烧方面被忽视,导致雾霾的治理很大程度上是“光着屁股穿皮袄”,问题始终难以解决。
 
毫无疑问,煤炭燃烧所排放出的大量污染物是当前中国大气污染的最大来源,没有之一!目前我国每年的煤炭消耗量约40亿吨,几乎占了全世界煤炭消耗总量的一半,这样大的消耗量排出大量污染物,空气如果不受污染那才叫怪呢!
 
在我国所有的煤炭消耗中,用来发电的约20亿吨,另外20亿吨用于炼钢、化工、建材、工业锅炉及散烧领域。随着近年来火电厂排放标准的日益严苛,目前几乎所有的发电机组都安装了环保设施,污染物排放得到了有效控制(偷排的除外),而另外一半的煤炭燃烧却管理松散,国家不仅没有排放标准,甚至哪些部门负责管理还没有搞清楚。
 
罪魁祸首散煤
 
事实上,在另外的20亿吨煤炭消耗中,炼钢、建材等工业领域的煤炭燃烧多多少少会进行脱硫脱销和除尘处理,排放物虽多,但目前正在积极治理,而散煤的燃烧完全是对空排放,这方面的污染恰恰是雾霾形成的最主要原因。
 
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吴吟近日透露,目前中国每年仅用在农村地区、工业小锅炉、城乡结合部等相关领域的散煤就有3亿吨之多,而散煤不仅是无任何环保设施的对空排放,而且大多使用的是价格低廉的劣质煤,单位污染物排放是煤电机组排放的近10倍。
 
这就意味着,每年这3亿吨散煤的污染物排放量,远远超过了20亿吨的电煤排放,难怪前文提到的专家说,如果雾霾的治理只在火电厂方面用力,就相当于只穿皮袄不穿裤子。
 
当然,这并不是说,火电领域不再需要减排了,我国尽管在火电减排领域执行的是全球最严苛的标准,但仍有提升的空间。只是在现有条件下,若再单一发力于火电领域,其边际效应会大幅降低,如果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散煤等其他的行业,其效果将会事半功倍。
 
环保部总工程师赵英民曾表示,京津冀区域目前每年燃煤散烧量超过3600万吨,占京津冀煤炭用量的十分之一,但对煤炭污染物排放量的贡献总量却达一半左右。
 
毫无疑问,散煤燃烧是京津冀地区雾霾形成的最大罪魁祸首,可对散煤的治理多数地方处于“三不管”的状态,因此雾霾的治理很难取得突破性进展。
 
当然,也并非所有地方的散煤都无人管理,下面我们看看山东淄博的例子。
 
难以复制的淄博模式
 
淄博市位于山东省中部,是该省主要的重工业城市之一,每年煤炭消耗量高达4500万吨,在全国地级市中名列前茅。该市三面环山,空气中污染物不易扩散,近些年来,该市空气质量长年排在山东省17地市的最后一位,污染非常严重。
 
近两年来,在淄博市煤炭工业局的带领之下,该市对煤炭污染进行了集中整治,尤其对分散的储煤厂和散煤的燃烧进行了全面监管,两年多时间,治理效果非常明显,目前淄博市在煤炭消耗总量没有下降的情况下,空气质量大幅改善,目前该市在全省的排名已经上升到10名左右的位置。
 
笔者曾多次到淄博市采访调研,该市两年多前成立了煤炭清洁利用办公室,主要工作有三项:1、入市煤炭必须高质量,含硫量和挥发分低2、全市几百家分散的储煤场合并整合,并集中管理3、散煤燃烧使用清洁型煤和兰炭,财政给予补贴。
 
前两点各地根据不同的情况,可以学习借鉴,只要严把质量关,减少煤炭的露天储存和挥发,相信雾霾会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。但散煤补贴一项,各地经济水平和财政预算不同,难以做到整齐划一,完全复制。
 
据淄博市煤炭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该市每年消耗的散煤高达300万吨,为减少散煤的利用,财政每年拿出上亿元资金补贴农民及城市的散煤用户,鼓励他们利用洁净型煤和兰炭进行替代。
 
就在上周,淄博市已经将7500万元政府补贴发放到位,这笔资金补贴了60万吨洁净型煤和兰炭,其目的是让老百姓花同样的钱,用得上相对清洁的燃料。
 
由于淄博市经济较为发达,上述补贴对地方财政构不成太大的压力,而对一些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而言,巨额的补贴就可能就很难行得通了。
 
“电代煤”迫在眉睫
 
对那些财政匮乏补不起的地方而言,散煤治理还有其他的渠道,最合适的就是用电来替代了,由于散煤利用主要用于取暖、做饭及小锅炉,而这些利用方式理论上完全可以用电来取代。
 
之所以目前电能替代的较少,根本原因在于与烧散煤相比,电价太高了!
 
当前我国执行的是2012年实行的居民阶梯电价制度,这一制度规定,居民用电分为三个等级,用电量越大,电价就越高,这一措施以节能减排为由,很大程度上为调节居民节约用能起到了良好的效果。
 
但这一制度实施的2012年,中国处于用电较为紧张的时期,那几年电荒时而造访,因此用阶梯电价来调节用能符合当时的实际。然而,目前我国全国氛围内电力严重过剩,设备发电小时数创十多年新低,大量机组处于闲置状态,这种状态下,如果能取消阶梯电价制度,甚至低价鼓励居民多用电,以取代散煤的燃烧,将会从很大程度上缓解冬季用煤带来的污染。
 
冬季将至,华北地区的冬季供暖将给当地民众再次带来无数个难熬灰霾之日,政策部门应当协调各方利益,选取最有利于治霾的方法,把钱花在刀刃上,勇于向污染最为严重的散煤开刀,而不是在电力的一棵树上吊死。